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創世記第四章

 

C 人類在罪惡與死亡之下(四1∼六8

{\Section:TopicID=131}亞伯被害(四115

  若在第三章,從蛇的背後可以辨視出魔鬼,在本章中,則是從肉體與世界來辨出牠(見以下1624節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32,Name=該隱的家庭(四1624})。正如雅各書一15,罪有其成長循環,在第7節下,它被擬人化,幾乎像保羅的筆法(參羅七8以下)。許多細節強調該隱犯罪的深度,由此可見墮落之深:這故事的背景是敬拜,受害者是手足兄弟;夏娃是受誘騙犯罪,該隱則連神都不能說服他脫離罪;他既不肯認罪,也不願接受刑罰。

  1. 知道一字(譯註:和合本譯同房),在此特別的含意中,極美地表達出,兩性真正的結合是在全然相知相交之中,不過這個字也可能完全失去了這個高尚的內涵(參十九5)。

  該隱 qa{na^ ^「獲得」一字發音相近。這種對名字的講解,通常是文字遊戲,不一定是同源字,但將一個常用的名字冠上某種特殊含意。如,在十七1719,以撒這現成的名字(「願(神)歡笑」)就被選上,以紀念某個人的歡笑,以及那造成歡笑的應許。

  使RVRSV藉……的幫助)原文只是「藉」(with);雖然這個希伯來字可有其他解釋,RVRSV 是最單純的解法;參撒母耳記上十四45(另一個用「藉」的字)。

  夏娃的信心之聲出現在這堨H及25節;不論她是否念及三15的神諭,她總是把當前狀況高舉了起來,超越純粹自然的情愫,提昇到它應有的層次(信心總是這樣行;如提前四45)。

  2. 亞伯之名與希伯來字「虛空」或「一個呼吸」外型完全相同(如,傳一2,等);但是其關係恐怕是出於偶然,因為經上並未由此提及什麼。這名字在字根上或許與蘇美文的 ibila),及亞喀得的 ab / plu 同源,其意為「兒子」。

  學者常喜歡在這個故事中,讀出遊牧與農業兩種生活方式的衝突116。這個主題在舊約中可以找到(如耶三十五6以下),可是在此處,文化上的對比處於相當次要的角色。神為兩種生活方式都留下餘地(參申八),而且這類技能上的互補,以及將工作與崇拜交織的嘗試,能塑造出豐富的生活模式。但只因為用了人為建材,這模式便告粉碎,其遭破壞的原因,是因在神真理的光照之下,肉體的宗教與屬靈的宗教針鋒相對、互不相容的真相,首度揭示出來。

  35. 供物是一種\cs22 minha^^,在人的交往中,是一種為朝貢或結盟所送的禮物;作為宗教儀式用語,它可以指動物,不過更常指穀類的獻祭(如,撒上二17;利二1)。若聲稱該隱的祭物所以不蒙悅納,是因未曾帶血,是很危險的說法(參申二十六111);此處最明顯的是,亞伯獻上他羊顗犖賮堙A而該隱卻存著高傲的態度獻祭(5下;參箴二十一27)。新約更進一步指出其中重要的含意,即該隱的生活與他的獻祭不符合;與亞伯完全不同(約壹三12),而亞伯蒙悅納的關鍵,在於他的信心(來十一4)。

  6. 耶和華重複問道:「為什麼……?」及「若……」,刻劃出祂喜愛訴諸理性,並且對罪人仍然關心,就如祂對真理(5上)與公平(10節)的關注一般。

  7. 在希伯來文中,蒙悅納7節)原文的意思是「高舉」(參 RV 小字),這個表達法可以指開心的笑臉,與皺眉頭相反(變了臉色6節,英文為 fallen);參民六26。這堛熒N思可能是,該隱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他的心態117,可能它還進一步指出,他若心意改變,神就應許與他和好(參十四13)。罪就伏在門前的這幅圖,發展成一則怵目驚心的比喻,即要去馴服一頭野獸;如 RSV 所譯,它想要得到你Moffatt 譯為「急切要攻擊你」),但你卻必須制服它。這一詞彙是將三16下稍作修改,並對該節反照出一道幽暗的光118

  8. RV 將希伯來文譯得很正確:而該隱告訢亞伯他的兄弟(參出十九25)。若這是真正的背景(似乎如此),就顯出該隱曾在接受或拒絕神的責備之間,大大搖擺不定。七十士譯本卻譯為……向亞伯說……「我們到田間去罷」(RSV),若這些話真是原來經文所有,那麼這樁謀殺案便顯然出於預謀。

  9. 你兄弟……在那?與三9「你在那堙H」十分相似,是神不斷向人提出的錐心問題。而那冷酷的回答,同樣表明了人的本性,與三10以下閃爍其詞的回覆相較,顯示出他的內心更加剛硬了。

  10. 我們也說冤屈會「哀告」求公道。新約在這一點上與舊約的看法一致,並且將此比喻更加擴展(如,啟六910;路十八78),不過,這些仍當視為比喻。耶穌的血所呼求的,卻是恩典(來十二24),這是何等大的對比。

  1112. 不肯悔改的該隱所受的譴責,比亞當更重;對亞當的咒詛並非直接的,不是「必受咒詛」。

  1314. 該隱的抗議119與財主委屈慍怒的語氣相互應和(路十六242728;參啟十六11),與悔改的強盜承認「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作的相稱」完全相反。14節的最後一句,「凡遇見我的……」暗示人口的擴散,或是指當時,或是指未來;也暗示他所遇見的人,都會是亞伯的近親──與全文內容相當符合。不過,請參考導論:「人類起源{\LinkToBook:TopicID=108,Name=Ⅲ、人類起源}」。

  15. 神對無辜者的關懷(10節),惟有祂與罪人的關心可堪比擬。該隱的禱告雖是大發牢騷,卻也含著懇求的意味;神的口頭保證,以及祂立的記號(九13,十七11,用了同樣的字)──不是一個烙印,乃是一種安全通行證──幾乎像是立約,使神實際上成了該隱的 go{~e{l 或保護者;參撒母耳記下十四14下。這是憐憫對不悔改的人所能作到的極限。

 

116 參,如,蘇美的故事, Dumuzi and Enkimdu,牧羊神和農神之間的衝突:ANET, pp.41f

117 Moffatt

118 另一種可能的譯法為:「贖罪祭正潛伏……」(參二十二13?),如此,則最後一句(「他所戀慕的……」)將指亞伯,而整節乃是向該隱保証,神的不悅或亞伯的高舉都不一定是永久性的。不過,以這種方式來說,未免過於隱秘。

119 希伯來文可以解釋為如七十士譯本:「我的罪太大,不能赦免」;但上下文並不支持。

 

C 人類在罪惡與死亡之下(四1∼六8

{\Section:TopicID=131}亞伯被害(四115

  若在第三章,從蛇的背後可以辨視出魔鬼,在本章中,則是從肉體與世界來辨出牠(見以下1624節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32,Name=該隱的家庭(四1624})。正如雅各書一15,罪有其成長循環,在第7節下,它被擬人化,幾乎像保羅的筆法(參羅七8以下)。許多細節強調該隱犯罪的深度,由此可見墮落之深:這故事的背景是敬拜,受害者是手足兄弟;夏娃是受誘騙犯罪,該隱則連神都不能說服他脫離罪;他既不肯認罪,也不願接受刑罰。

  1. 知道一字(譯註:和合本譯同房),在此特別的含意中,極美地表達出,兩性真正的結合是在全然相知相交之中,不過這個字也可能完全失去了這個高尚的內涵(參十九5)。

  該隱 qa{na^ ^「獲得」一字發音相近。這種對名字的講解,通常是文字遊戲,不一定是同源字,但將一個常用的名字冠上某種特殊含意。如,在十七1719,以撒這現成的名字(「願(神)歡笑」)就被選上,以紀念某個人的歡笑,以及那造成歡笑的應許。

  使RVRSV藉……的幫助)原文只是「藉」(with);雖然這個希伯來字可有其他解釋,RVRSV 是最單純的解法;參撒母耳記上十四45(另一個用「藉」的字)。

  夏娃的信心之聲出現在這堨H及25節;不論她是否念及三15的神諭,她總是把當前狀況高舉了起來,超越純粹自然的情愫,提昇到它應有的層次(信心總是這樣行;如提前四45)。

  2. 亞伯之名與希伯來字「虛空」或「一個呼吸」外型完全相同(如,傳一2,等);但是其關係恐怕是出於偶然,因為經上並未由此提及什麼。這名字在字根上或許與蘇美文的 ibila),及亞喀得的 ab / plu 同源,其意為「兒子」。

  學者常喜歡在這個故事中,讀出遊牧與農業兩種生活方式的衝突116。這個主題在舊約中可以找到(如耶三十五6以下),可是在此處,文化上的對比處於相當次要的角色。神為兩種生活方式都留下餘地(參申八),而且這類技能上的互補,以及將工作與崇拜交織的嘗試,能塑造出豐富的生活模式。但只因為用了人為建材,這模式便告粉碎,其遭破壞的原因,是因在神真理的光照之下,肉體的宗教與屬靈的宗教針鋒相對、互不相容的真相,首度揭示出來。

  35. 供物是一種\cs22 minha^^,在人的交往中,是一種為朝貢或結盟所送的禮物;作為宗教儀式用語,它可以指動物,不過更常指穀類的獻祭(如,撒上二17;利二1)。若聲稱該隱的祭物所以不蒙悅納,是因未曾帶血,是很危險的說法(參申二十六111);此處最明顯的是,亞伯獻上他羊顗犖賮堙A而該隱卻存著高傲的態度獻祭(5下;參箴二十一27)。新約更進一步指出其中重要的含意,即該隱的生活與他的獻祭不符合;與亞伯完全不同(約壹三12),而亞伯蒙悅納的關鍵,在於他的信心(來十一4)。

  6. 耶和華重複問道:「為什麼……?」及「若……」,刻劃出祂喜愛訴諸理性,並且對罪人仍然關心,就如祂對真理(5上)與公平(10節)的關注一般。

  7. 在希伯來文中,蒙悅納7節)原文的意思是「高舉」(參 RV 小字),這個表達法可以指開心的笑臉,與皺眉頭相反(變了臉色6節,英文為 fallen);參民六26。這堛熒N思可能是,該隱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他的心態117,可能它還進一步指出,他若心意改變,神就應許與他和好(參十四13)。罪就伏在門前的這幅圖,發展成一則怵目驚心的比喻,即要去馴服一頭野獸;如 RSV 所譯,它想要得到你Moffatt 譯為「急切要攻擊你」),但你卻必須制服它。這一詞彙是將三16下稍作修改,並對該節反照出一道幽暗的光118

  8. RV 將希伯來文譯得很正確:而該隱告訢亞伯他的兄弟(參出十九25)。若這是真正的背景(似乎如此),就顯出該隱曾在接受或拒絕神的責備之間,大大搖擺不定。七十士譯本卻譯為……向亞伯說……「我們到田間去罷」(RSV),若這些話真是原來經文所有,那麼這樁謀殺案便顯然出於預謀。

  9. 你兄弟……在那?與三9「你在那堙H」十分相似,是神不斷向人提出的錐心問題。而那冷酷的回答,同樣表明了人的本性,與三10以下閃爍其詞的回覆相較,顯示出他的內心更加剛硬了。

  10. 我們也說冤屈會「哀告」求公道。新約在這一點上與舊約的看法一致,並且將此比喻更加擴展(如,啟六910;路十八78),不過,這些仍當視為比喻。耶穌的血所呼求的,卻是恩典(來十二24),這是何等大的對比。

  1112. 不肯悔改的該隱所受的譴責,比亞當更重;對亞當的咒詛並非直接的,不是「必受咒詛」。

  1314. 該隱的抗議119與財主委屈慍怒的語氣相互應和(路十六242728;參啟十六11),與悔改的強盜承認「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作的相稱」完全相反。14節的最後一句,「凡遇見我的……」暗示人口的擴散,或是指當時,或是指未來;也暗示他所遇見的人,都會是亞伯的近親──與全文內容相當符合。不過,請參考導論:「人類起源{\LinkToBook:TopicID=108,Name=Ⅲ、人類起源}」。

  15. 神對無辜者的關懷(10節),惟有祂與罪人的關心可堪比擬。該隱的禱告雖是大發牢騷,卻也含著懇求的意味;神的口頭保證,以及祂立的記號(九13,十七11,用了同樣的字)──不是一個烙印,乃是一種安全通行證──幾乎像是立約,使神實際上成了該隱的 go{~e{l 或保護者;參撒母耳記下十四14下。這是憐憫對不悔改的人所能作到的極限。

 

116 參,如,蘇美的故事, Dumuzi and Enkimdu,牧羊神和農神之間的衝突:ANET, pp.41f

117 Moffatt

118 另一種可能的譯法為:「贖罪祭正潛伏……」(參二十二13?),如此,則最後一句(「他所戀慕的……」)將指亞伯,而整節乃是向該隱保証,神的不悅或亞伯的高舉都不一定是永久性的。不過,以這種方式來說,未免過於隱秘。

119 希伯來文可以解釋為如七十士譯本:「我的罪太大,不能赦免」;但上下文並不支持。

 

該隱的家庭(四1624

  文明生活的一開始,就流露出可能向善或向惡的特徵,藝術大可祝福人類,但卻受到為人類招致咒詛的濫行影響(192324節)。文化傳統無論是優良或是低下,都不能提供救贖;惟一的一線希望曙光,正如本章末尾兩節所載,在於神所賜的禮物,以及人遲緩的回應。

  16. 這次危機的出現(5節),是在耶和華的面前;該隱的離開,既是他的審判,也是他的選擇。一方面,他曾害怕從「諈滬情v被趕逐(14節),而他的「流離飄蕩」由挪得(意即「流離飄蕩」)一名顯示出來;另一方面,他心驕氣傲,不肯悔改,定意要靠自己作出一番成就。以下的記載讓人初嘗自滿自足之社會的滋味,這正是新約所謂「世界」的本質。

  17. 這開端的頭一句話,顯明該隱那時已經結婚,而從1415節,以及五3,可以看出人類的家庭已經開始繁衍,除非14節中,該隱的恐懼只是指未來而言(見該節註釋{\LinkToBook:TopicID=131,Name=亞伯被害(四115})。參見導論:「Ⅲ 人類的起源」第十一、十二段{\LinkToBook:TopicID=108,Name=Ⅲ、人類起源}

  以諾h]@no^k[)之名,與動詞「開始」很接近120:或許藉第一個兒子以及第一座獨立之城的命名,該隱表明了他要重新開始的念頭。在希伯來文中,這一詞彙可以指任何人的定居之所,大小不拘。經上有兩位以諾(參五2224)都相當出名,他們的比較,正可說是人類兩支家族的比較,一支傳至好爭戰的拉麥(四24),另一支則傳至敬虔的挪亞(五32)。

  18. 這堛漕潃茼W字,以諾和拉麥,在這兩支家族中都曾用過(參五1825);其他名字,在希伯來文中不像英譯之名那麼接近。

  1924. 若存偏見記載,對該隱就不會有任何美言可說。但實際情形卻複雜得多:神要多多利用該隱宗族的技術,以造福祂的子民,從半游牧方式的鍛鍊(20節;參來十一9),到充滿文化氣息的藝術、手藝等(如,出三十五35121他是一切……的祖師,這一句話承認其功績,並且預備我們的心,同樣接受世俗事業的成就,予以讚賞;因為聖經沒有一處教導說,惟獨敬虔的人能獲得所有恩賜。但同時,我們也得免於過份高估這些技術:拉麥的家可以處理外在的環境,但卻不能自理。企圖改善神所設婚姻模式的努力(19節;參二24),立下大具破壞力的先例,創世記其餘部分正足以為詮釋;而銅鐵的製造立刻轉為武器的製造,也同樣不幸。該隱的家族無疑為一小宇宙:其技術精良、道德敗壞的模式,正是人類的寫照。

  拉麥揶揄謾罵的詩歌,顯出罪的發展何等快速。該隱是向罪惡屈服(7節),拉麥卻高舉它;該隱求神保護(1415節),拉麥卻四處挑釁:他以野蠻凶狠誇口,只為一個小傷口,就可以殺掉一個少年(希伯來文 yeled[,孩子)。在這樣虛誇威勇的話之後,這個家族便從聖經故事中消失了122。相對來看,當耶穌提到赦免人應當達「七十個七次」,祂很可能是想到此處「七十七倍」的說法。

 

120 W. F. Albright 卻主張其意應為「跟隨者」(即,「繼承人」),JBL, LVIII, 1939, p.96

121 22節,鐵匠(RV, RSV)的譯法,略超過希伯來文的原意,lo{te{s^ ,「打造錘子者」或「磨刀者」。隕鐵與地表的沈積銅,遠在熔融、鑄造的技術之先,早已被人拿來錘打、修銼。這些金屬雖然會腐蝕,但仍有些樣本,早自主前三千年(鐵),甚至五千年,或更古(銅);參 JASA, XVIII, 1966, pp.31f。亦參導論中的「Ⅲ 人類起源」第七至十段{\LinkToBook:TopicID=108,Name=Ⅲ、人類起源}

122 見以下該隱的增註{\LinkToBook:TopicID=134,Name=增註:該隱家族}

 

塞特代替亞伯(四 2526

  夏娃的信心,由塞特之名(「被設立」)為強調神的旨意可見,甚至比第1節更清楚。另一個兒子的說法,也似乎是針對三15的應許。

  26. 以挪士的意思是「人」(參詩八4上、5上),也許略微強調其脆弱性。

  最後一句話,那時候人才……,有兩件值得注意的事,一是記載了從亞伯之後第一支屬靈苗裔的生長,一是第一次揭露雅偉(上主,和合本:耶和華)之名。在創世記中,這是人稱呼神的各種名稱之一123,只不過是名字,還沒有啟示出任何神的特色,但其他名字卻有含意(如,以利以羅欣,「至高的神」)。從這個角度而言,雅偉這名字並未使人「認識」神,直到神在荊棘火焰中說話,賦與其意義(出三13下、14,六3124

 

123 按一般批判學者分析,它在創世記中多半(從定義而言)出現於歸為雅偉作者的部分(J);雖然如此,卻不是絕對的。見導論:「b. 五經的經文批判{\LinkToBook:TopicID=106,Name=b. 五經的經文批判}」。

124 J. A. Motyer, The Revelation of the Divine Name。亦見導論:「a. 神」第四段{\LinkToBook:TopicID=110,Name=a. }

 

增註:該隱家族

  有人曾發表研究報告,指出該隱家族即是基尼人(Kenites)。希伯來文這兩個字完全一樣(參民二十四2122RVRSV),而阿拉伯平行字的意思為「工匠」。有證據顯示,古時曾有四處遊行的鬌憿A類似創世記四章的家庭:主要以帳幕為居所,從一處遷移到另一處,以作工匠及奏樂為生。在本尼哈散(Beni Hasan)地方列祖時代的墳墓畫中,可看出有這類人,持著武器、樂器和號,因此一般人認為,本章的記載乃是出於部落的回憶,加上一則故事,以說明這騚敹漱H士的存在,而創世記的編纂者則將它另派用場。

  這個理論與洪水的故事顯然不符,洪水明明使後期之人與此處所提的早期家庭完全切斷,除了挪亞的後裔以外。不過,這理論也有些價值,讓人注意到這種已為人知的生活方式,其特色在創世記四16以下的記載中,實已具體而微了。qayin,「工匠」,這一詞足堪作基尼人的名稱,它也可能源於該隱之名,正如現代某件事的先鋒,他所精通的事,也許便以他的名字命名,永遠留念(如,瓦特、歐姆、伏特)。我們可以下結論說,該隱──基尼的連貫性是真實的,不過只在職業上,並不在遺傳上。──《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