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安妮弗林特和『天色常藍』

 

2、安妮弗林特Annie J.Flint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God Hath Not Promised Skies Always Blue

(《聖徒詩歌》第505首)

〈我們雖然時常搖動〉

(《聖徒詩歌》第175首)

《聖徒詩歌》第505首:〈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這首美麗詩歌的作者Annie.Flint是加拿大所產生的最好詩人。

她是一八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生於New Jersey,三年以後她母親再生一個妹妹的時候就去世了。她與她妹妹都被Flint這一家人領養,以後他們就搬到加拿大一個城市(Camden)去住了。

當安妮姊妹在那裡讀完了高中和一年師範之後,她的養母Flint太太就得了中風,為此安妮就輟學了。她在學校裡教了三年書,自己也得了嚴重的關節炎,所以為著這病她一生所受的痛苦非常人所能忍受的。因著關節炎,她成了殘廢而被送進一所療養院去。她一雙被神使用的可愛的手都因著關節炎而失去了知覺麻痹甚至變成了很可怕的樣子。

在療養院孤單痛苦的日子當中,主愛的火在她裡面不僅沒有稍減,而且越來越興旺。因著她而蒙恩的人常常說:當你看見安妮的臉的時候,絕對不會想到她是一個那樣受痛苦的人。任何時候她的臉都照耀著基督溫暖的陽光。

安妮開始靠著主極大的能力和忍耐做了一個簡單的工具套在頭上,用頭來學習寫字。每次她在工作的時候,她用整個心靈把工作放到她的禱告裡面。因著她送出去的福音單張和福音書信而蒙恩的人難以數計。

到了末了,她的情形更惡化了,她的腿也不能動了,她很長的年日一直躺在床上。許多弟兄姊妹受感動去看望安妮,盼望能給她孤單中一點幫助和安慰,但等到他們回來的時候,每個人都深深被安妮所感動。他們作見證說:我們不是去幫助一個在極大痛苦中的人,而是從她得著了幫助而回來的。

我們永遠不能想像這樣一首詩歌是從這樣一位受苦的姊妹所寫出來的: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遇

苦難和試探,懊惱、憂慮。

其實在她一生當中,何曾有平坦的大路任意驅馳呢?何曾有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呢?那是因為她裡面屬靈生命的豐富和她與主交通的親密,使她常安息在世人從未嘗過的那種甜美安息當中。

而這首詩歌在這多年來也帶給多少苦痛、憂患、孤單、重擔所壓倒的聖徒身上,從這首詩歌得著極大的力量和幫助。

我們提到Flint姊妹,我們不能不想到她另外一首名詩:我們雖然時常搖動,但他依然歷久不變。(《聖徒詩歌》第175首)這首詩歌要比第505首的感覺更深,或者說是一首更好的詩歌,更有屬靈感覺的詩歌。

在這樣一個試煉生活當中,而且是一生之久的試煉,沒有痊癒的盼望,而身體的痛苦一直在增加,是什麼力量使她在這樣情形當中,只要有一個肢體還能用的話,她絕不停止事奉那為她捨命的主。當然我們可以想到她這樣的試煉對一個血肉之身,軟弱天然生命是何等不容易。

所以《聖徒詩歌》第175首實在是她一生心血代表傑作。在聚會中我們使用這首詩歌的時候,常常在最沒有感覺的時候唱這首詩歌,而唱到末了的時候,大家都會被會中很深的屬靈感覺所感動。

這首詩歌中最好的話是第五節:

到這偶像傾倒絕跡,

不禁悲傷,又來尋求

我們從前所辜負的

這位始終如一的友!

轉到這裡,高點在第六節:

他就收留安慰我們,

並引我們親他自己;

一若亳無其事發生,

並愛我們一直到底。

在這真摸著最高境界。主把我們帶到他面前的時候,他根本不提以往的事一若毫無其事發生。我告訴你們,在這裡有一個人摸著神,認識神。一若毫無其事發生這是詩,也是真理。

她在神面前的感覺在詩歌中那麼細嫩。她用了兩個重複的字到底並愛我們一直到底。叫我們沒有法子不說:她永不肯辜負我們,我們雖然二三其心。他不辜負我們,他愛我們一直到底。

到了第四節又用到底,到底!我們對他無良,說到我們的難處來了。到這真又轉到第六節。安妮姊妹傾她全力寫到最高峰了。第七節說:

哦,主,我們對著這愛,

不能不發高聲讚美;

比死堅強,比水忍耐,

我們心溶,只有感佩!

Flint姊妹在這樣長期的試煉痛苦熬煉當中,一直到六十六歲一九三○年續被主接去。我們不能不驚訝主在那樣一個殘廢的人身上所發出來的能力和光輝。── 史伯誠《詩人與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