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等朋友 我主耶穌

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  

  何等朋友,我主耶穌!擔我罪孽負我憂;

何等權利,能將難處到主面前去祈求。

多少平安屢屢喪失,多少痛苦無須受;

無非我們未將萬事到主面前去祈求。

 

  我們有否苦難、艱辛?有否試探和引誘?

不能因此失望、灰心,應當向主去祈求。

誰能像祂忠實、穩妥,背我重擔分我愁?

惟祂知我每一軟弱,故當向主去祈求。

 

  我們是否疲倦,苦楚、思慮、重擔壓心頭?

救主仍舊是避難處,應當向祂去祈求。

朋友有否賣你、棄你?應當向主去祈求;

祂的懷抱是你護庇,經祂撫慰必無憂。

 

《聖徒詩歌》第550首)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約 15:13~14)。

 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親密。」(箴言 18:24)

  『何朋友我主耶穌』一首不平凡的詩歌是從不平凡的經歷中產生出來的這首詩歌的背後蘊含著一段曲折的背景。作者是斯克文(Joseph.M.Scriven1819~1886)。

斯克文的家鄉是在英國愛爾蘭。因他的父親為英國皇家海軍上校,他自幼即羨慕能作一名軍官,故在考入英國聖三一大學後的第三年,轉學入一軍事學校。但他瘦弱的身體無法適應軍校的嚴格訓練,終於被迫放棄了在軍事上的雄心,重回聖三一大學。畢業後赴加拿大任教,生活還算安適。然而誰能料到,竟有兩個悲劇接連臨到他,拆毀了他憧憬已久的結婚計劃。當他早年在愛爾蘭時,曾與一女友訂婚,兩人相愛甚篤,只是當他准備結婚的前一天晚上,忽然得到未婚妻被水淹死的噩耗。後在加拿大,又認識親族中的以麗莎(Eliaz.Roche)小姐,只是當他准備快要結婚時,但不幸未婚妻竟突然得了重病,倏遽離他逝去。少年的不得志,加上這兩次慘痛的打擊,使痛不欲生,心幾乎破碎。但就在此極度悲痛中,恩友(耶穌)親自安慰了他。此時,主那堅剛無限的愛,再一次滋潤撫慰這顆破碎的心,使他體會到主是唯一至寶。自此又重新得力振作起來,于是拿起筆來寫了這首詩。一八五七年,當他母親病重之時,他就把這詩寄回英國,安慰他的母親「救主仍舊是避難處,祂的懷抱是你覆庇,經祂撫慰必無憂」(第三節),遠在愛爾蘭的母親因此大得安慰。

斯克文弟兄不是一個詩人,以也從來沒有寫過一首詩。有人問他怎也寫起詩來了,他坦率地回答說:那原是安慰家母所寫的几行,因她在極端痛苦中。我也無意讓別人再看它這是我的恩友与我二人合作而寫成的。

桑基和布利斯編訂《福音圣詩》時,在雜志上發現了這首詩歌,特請康弗斯弟兄(C.Converse)為它譜上曲,并將它加進《福音圣詩》。桑基來對人說:這首詩歌最后選入的,它卻成為最受歡迎的詩歌。當主使用慕迪帶下環球大復興時,這首詩成了人人愛唱的詩歌。這首詩的內在感力,使它流傳到各地。在斯克文百年誕辰之日,人們還在Rice湖畔立了一個紀念碑,以尊崇這位安慰多人的詩歌作者。

斯克文弟兄為人豪爽、見義勇為,時常拿著工具箱到處免費為孤寡老人修補門窗,作些義務活,因此,得到鄰里的稱贊。有一個人急需請位鋸木臨時工,看見一個模樣像工人的人,背著一把木鋸正沿街走來,便問身旁的人:『他是誰?看來頂誠實的,我想請他來幫工。』但身旁的人卻答道:『他不會為你作工的,因為你出是得起錢,而他是專為貧窮的寡婦和病人盡義務的!』這人到底是誰呢?他就是斯克文弟兄享譽遐邇的名詩『何得朋友我主耶穌』的作者。

斯克文弟兄終日辛勞,扶助貧病軟弱之人,兩隻手常供給缺乏人的需用。在他看來,總沒有一件事是過於微小或艱鉅,只要發現人有需要,立即盡力幫助。所以樂意將所有生命、時間、財物奉獻出來,因為曾經歷「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一:4他一生就是這樣默默的服事人,從不計算工作的低賤,畢生遵行使徒的吩咐:「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沾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雅一:27)雖然斯克文弟兄一直是走孤單的路,因他知道「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親密」(箴言18:24),故在他回顧一生經歷時,寫了這首詩,他的心聲:「誰能像祂忠實、穩妥,背我重擔分我憂?惟祂知我每一軟弱,故當向主去祈求。」()

雖然我蒙恩多年,直到今天我還是很喜歡唱這一首詩歌『何朋友我主耶穌』這首詩歌非常感人,唱起來給人有一種單純、甜美的感覺這首詩歌鼓勵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主面前祈求享受祂願意與我們同哭同樂(羅12:15);當我們軟弱時,祂會扶持我們憂傷時,祂會同情我們孤單,祂會陪伴;當我們有苦難,祂會關怀我們被傷害時,祂會安慰。所以無論在何時、不論甚麼情況,我們都可以面前把我們內心所有的隱衷都坦白的告訴祂。

 

這一首詩歌話語雖然非常的簡單,但是裡面的涵意和經歷一點也不平凡回想自己一生心路歷程好像從來都沒有是平順,自己總是不斷的在驚濤駭浪裡面過的我畢業後,找工作過程很順利覺得自己似乎己經到了山窮水盡」的面對一個挑戰時藉著唱這一首詩歌,因而重新認定主的忠實、穩妥知道是祂在引導我的一生,帶我人生關口有一次,當面對跟從主的抉擇与代价,陷入困境、掙扎如何的時候,而且發現不管自己甚麼、說甚麼根本無法出路這個人似乎開始心灰到校園傳福音遇到了對夫婦便開始和他們一起查經後來他們信主得救了。這一首詩歌我們在聚會裡常常唱詩歌有次唱到第二節說:「惟祂知我每一軟弱」不再一次轉向主自己完全奉獻給主,主恩重新跟隨單純事奉恩主其實我們的軟弱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放棄自己「權利」「到主面前去祈求」我們的失敗不可羞,羞的是我們知道「主的忠實、穩妥惟祂知我每一軟弱」;甚至連我們跌倒不可恥,可恥的是我們轉向主,救主仍舊是避難處,祂的懷抱是你覆庇,經祂撫慰必無憂」

親愛的弟兄姊妹無論我們初信的蒙恩年日較久的一個應該喜歡這一首詩歌。盼望我們人人學習背著唱這首詩歌,到主面前來,作個『告訴祂』」的人。

  返回主頁